預設濾器 (presupposition filter)


via freephotos.cc

§1

「預設」 (presupposition) 是常見的語言現象,譬如「你的自戀病有好轉嗎?」就預設你有自戀病。要找出「預設」的定義並不容易,不過語言學家研究「預設」,找到不少有趣的特徵,像是「預設濾器」 (presupposition filter) 。

有些學者相信句子的預設可以保留到更複雜的句式,例如

(1). 阿吉發現自己有自戀病

預設「阿吉有自戀病」。加上否定成分,句子結構變得複雜:

(2). 阿吉沒有發現自己有自戀病

但仍然預設「阿吉有自戀病」。另一個例子

(3). 阿吉後悔讀哲學

預設「阿吉有讀哲學」。其他句子和 (3) 可組成條件句 (conditional) ,但仍然預設「阿吉有讀哲學」:

(4). 如果阿吉要移民,他會後悔讀哲學

因此,有學者認為,如果句子 S 有某些預設, S 組合出來的語句也會保有 S 的預設。

§2

這個看法現時已公認是錯的,因為反例太多,其中之一是 Karttunen (1973) 提出的「預設濾器」──有些複合句的組合方式會將原本的預設濾走。

比如, (4) 預設「阿吉有讀哲學」,但若將後項的預設放句到前項,整句便不再有此預設:

(5). 如果阿吉有讀哲學,他會後悔讀哲學

不用條件句,改用選言句 (disjunction) ,同樣能夠將預設瀘走:

(6). 要麼阿吉沒有讀哲學,要麼阿吉後悔讀哲學

(5) 和 (6) 涉及兩個預設瀘器,一個關於條件句,一個關於選言句,分別可寫成:

條件句濾器:「如果 p 則 q」預設 r ,除非 (i) p 蘊涵 r 而 (ii) q 預設 r
[ 除非前項 蘊涵後項的預設,否則後項的預設保存到整個條件句 ]

選言句濾器:「p 或 q」預設 r ,除非 (i) not-p 蘊涵 r 而 (ii) q 預設 r
[ 除非左選言的否定蘊涵右選言的預設,否則右選言的預設保存到整個選言句 ]

這兩個濾器都有例外條件 (i) 和 (ii) 。例外條件的功能是:除非符合 (i) 和 (ii) ,否則原本的預設會保留到整句。

(5). 如果阿吉有讀哲學,他會後悔讀哲學

[ 如果 p 則 q ]
p = 阿吉有讀哲學
q = 阿吉會後悔讀哲學
r = 阿吉有讀哲學

(5) 的後項「阿吉會後悔讀哲學」預設「阿吉有讀哲學」,而前項「阿吉有讀哲學」明顯蘊涵「阿吉有讀哲學」,因此,整個條件句 (5) 不再有後項的預設──不再預設「阿吉有讀哲學」。

(6). 要麼阿吉沒有讀哲學,要麼阿吉後悔讀哲學

[ 要麼 p ,要麼 q ]
p = 阿吉沒有讀哲學
q = 阿吉後悔讀哲學
r = 阿吉有讀哲學

(6) 的右選言「阿吉後悔讀哲學」預設「阿吉有讀哲學」,而左選言是「阿吉沒有讀哲學」,此句的否定即為「阿吉有讀哲學」,蘊涵右選言的預設「阿吉有讀哲學」,因此,整個選言句 (6) 失去右選言的預設──不再預設「阿吉有讀哲學」。

反觀 (4) 之所以能繼續保留後項的預設,便是由於前項「阿吉要移民」沒有蘊涵後項的預設「阿吉有讀哲學」。

由此看來,預設濾器可以解釋複合句式有時保留原本的預設,例如 (4) ,也可以解釋丟失預設的情況,例如 (5) 和 (6) 。

事實上,我懷疑條件句濾器和選言句濾器骨子裡是同一個濾器:因為「如果 p 則 q」和「not-p 或 q」邏輯上等值,加上雙重否定,選言句濾器濾走的和條件句濾器濾走的,其實是相同的預設。例如, (5) 和 (6) 邏輯上等值,因此兩個濾器濾去的同是「阿吉有讀哲學」。換句話說,只要有條件句和選言句其中一個濾器,便可同時處理「如果 p 則 q」和「p 或 q」兩類語句。

§3

可惜預設濾器同樣有反例,因為有些句式的預設雖被濾去,但卻不符合濾器的例外條件 (i) 和 (ii) 。例如,

(7). 如果你邀請愛恩斯坦到舞會,你會後悔邀請一個科學家到舞會。

這句的後項預設「你邀請一個科學家到舞會」,但整句卻無此預設──比如,在你邀請愛恩斯坦之前,你的朋友對你說這句話便沒有預設你有邀請科學家到舞會。可是,前項「你邀請愛恩斯坦到舞會」本身沒有蘊涵後項的預設,不符合條件句濾器的 (i) ,因此不可用上述的條件句濾器解釋後項的預設為何沒有保存到整個句子 (7) 。

不過這類例子尚算易與,因為前項「你邀請愛恩斯坦到舞會」雖然沒有蘊涵「你邀請一個科學家到舞會」,但前項加上背景訊息「愛恩斯坦是科學家」便蘊涵該預設。因此,條件句濾器只要加一個條件便可以解釋 (7) 之類的例子:

條件句濾器 ver. 2:「如果 p 則 q」預設 r ,除非 (i) p 加上當時的背景訊息蘊涵 r 而 (ii) q 預設 r
[ 除非前項加上當時的背景訊息蘊涵後項的預設,否則後項的預設保留到整個條件句 ]

選言句濾器可做類似的調整,以處理背景訊息濾走預設的情況。

但更麻煩的是與背景訊息無關的例子,像是

(8). 如果阿吉後悔讀哲學,則阿吉有讀哲學

這句主要是將 (5) 的前後項互調,卻同樣令「阿吉有讀哲學」的預設消失。條件句濾器無法解釋 (8) ,因為這次是後項蘊涵前項的預設,不是前項蘊涵後項的預設。有別於選言句,條件句的前、後項互調,意思往往有出入,因此難以將條件句濾器改到可以處理這類情況。

除了前後互調, Levinson (1983, §4.4.2) 還列了一大堆反例。若果要堅持有預設濾器,濾器所列出的例外條件勢必複雜得多。



References
Karttunen, L. (1973). Presuppositions of compound sentences. Linguistic inquiry, 4(2), 169-193.
Levinson, S. C. (1983) Pragma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