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和理論

前段日子在讀 Robert Stalnaker 於 2014 年出的新書 Context ,由於這書預設相當多背景,討論的許多文獻我都未接觸過,使我讀起來十分吃力。不過儘管辛苦,這書每章還是有些頗特別、有洞見的想法。以第三章為例, Stalnaker 區分「表面現象」 (surface phenomenon) 和「理論概念」 (theoretical concept) ,就使我有種豁然開悟的感覺。

他用兩個例子說明這個區分,我最想講第二個例子,但需要讀者對 Paul Grice 和語用學有一定程度的理解,略過。(Stalnaker 的第二個例子非常抽象。)

第一個例子本身已相當有趣,這例子由兩段文字開始:
  1. Colorless green ideas sleep furiously
  2. The man the dog my brother bought bit died
再考慮兩個問題:一,這兩段文字是否奇怪?二,這兩段文字是不是合乎文法的句子?

語言學在發展生成文法 (generative grammar) 的起步階段,確立了一些關於英文文法規則的理論,根據那些理論, 1 和 2 都是合乎文法的語句。問題是,即使母語是英語的人,見到 1 和 2 ,難免都會感到奇怪、突兀。所以,許多人對第一條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兩段文字很奇怪。於是當時有學者由此跳到第二條問題的答案:那兩段文字不合文法。那些學者進而認為,所有蘊涵 1 和 2 合乎文法的理論,都是錯的。

由問題一到問題二,其實已是由現象層面過渡到理論層面。問題一是關於語言使用的基本現象,關於我們會否將某些符號運用視為奇怪、不恰當,這個層面未涉及任何理論,然而,我們一旦要解釋現象,就開始需要理論。第二個問題牽涉到一個理論概念:合乎文法 (grammatical) 。某串符號合不合文法,取決於背後的文法理論。當你答第二個問題時,你已經預設了某些文法理論,縱使你未必清楚這些文法理論的細節。

Stalnaker 的重點是:由「 1 和 2 看起來奇怪」過渡到「 1 和 2 不合文法」,實在過分輕率。事實上,要解釋 1 和 2 為何看起來奇怪,我們未必要訴諸文法上的錯誤。我們可以說, 1 之所以奇怪,乃是由於它的語意 (semantic) 有問題,也就是那個句子的意思、內容有問題。比如,既是 “colorless” ,又怎會是 “green” ? “ideas” 怎可以 “sleep” ?如果 “sleep” ,又如何 “furiously” ?「文法」是一個理論概念,「語意」是另一個。換句話說,我們可以用文法以外的理論概念來解釋同一個現象:我們可以說「那兩句是由於不合文法所以奇怪」,也可以說「那兩句是由於語意有問題所以奇怪」。由某一個表面現象直接躍到某一個理論解釋,忽略其他理論解釋,是過度倉促。

如果你覺得 1 和 2 的例子未夠清楚,試問自己,覺得 3 是不是中文裡文乎文法的句子?
  1. 運運船船船運運船船
我問過好幾個人,他們的第一反應都說 3 不是中文(因為不符合中文文法),相信背後的理由是: 3 看起來十分奇怪。可是,若果參考下圖的中英文兩個版本,花一點心思,應該便會覺得 3 其實合乎文法 ── 它只是奇怪而已。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