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的翻譯問題


Photo Credit: Bob.Fornal via Compfight cc

Patrick Hurley 的 A Concise Introduction to Logic (7th. ed.) 有兩條翻譯題,分別要將以下兩句譯成述詞邏輯的符號:
Exercise 8.1, Q28.
A good violin is rare and expensive. (G, V, R, E)

Exercise 8.6, Q11.
The Royal Hotel serves only good drinks. (Sxy: x serves y; Gx: x is good; Dx: x is a drink)
括號裡的大寫英文字母是在規定述詞符號 (predicate symbol) 。根據 Hurley 的答案, Q28 該譯成
$(x)[(Gx\bullet Vx)\supset(Rx\bullet Ex)]$
書中雖沒有 Q11 的答案,但依照已規定的述詞符號, Hurley 想要的翻譯應該是(假定 “The Royal Hotel” 不是用確定描述詞的譯法,只用個體常元 “a” 代表):

$(x)(Sax\supset(Gx\bullet Dx))$ (該酒店提供的東西只有好飲料)

或者

$(x)((Sax\bullet Dx)\supset Gx)$ (該酒店提供的飲料都是好的)

我認為依照 Hurley 對述詞符號的規定, Q28 和 Q11 的翻譯會是錯的。出事的地方不在邏輯,而在哲學:那兩個規定都將 “good” 看成 predicative adjective (述詞式形容詞) ,但它應該是 attributive adjective (屬性式形容詞) 。

甚麼是 predicative adjective ?以「紅色」為例,「紅色」是 predicative adjective ,「 x 是紅色的書」可以分拆成「 x 是紅色的,而且, x 是書」。「男性」也是 predicative adjective ,「 x 是男性教授」可分拆成「 x 是男性,而且, x 是教授」。 “x is an A B” 裡面的 “A” 是 predicative adjective ,代表整句可以分拆成 “x is A and x is an B” 。(記法:分拆之後, “A” 獨立出來,在 “x is A” 成了述詞,因此叫 predicative adjective 。)

x is an A Bx is A&x is an B
x 是紅色的 Bx 是紅色的&x 是 B
x 是男性 Bx 是男性&x 是 B

無法這樣分拆的形容詞則是 attributive adjective 。例如「 x 是偽鈔」就無法拆成「 x 是偽的,而且, x 是鈔票」。這代表「偽」不是 predicative adjective ,而是 attributive adjective 。此外,「 x 是小象」不可分拆成「 x 是小的,而且, x 是象」;「 x 是大跳蚤」不可分拆成「 x 是大的,而且, x 是跳蚤」。「小」、「大」作為形容詞,同樣也是 attributive adjective 。假如「小」和「大」是 predicative adjective ,以下兩個論證便會是有效論證 (valid argument) ,而且在前提皆真的情況,我們甚至可以推論出荒謬的結論:甲(小象)是小動物,而乙(大跳蚤)是大動物。

甲是小象(甲是小的,而且,甲是象)
所有象都是動物
──────────────────────
因此,甲是小動物(甲是小的,而且,甲是動物)

乙是大跳蚤(乙是大的,而且,乙是跳蚤)
所有跳蚤都是動物
──────────────────────
因此,乙是大動物(乙是大的,而且,乙是動物)

Hurley 那兩個翻譯都把 “good” 看成 predicative adjective ,因此他才會將 “x is a good violin” 分拆成 “x is good” (Gx) 和 “x is a violin” (Vx) ,將 “x is a good drink” 分拆成 “x is good” (Gx) 和 “x is a drink” (Dx) 。他在 p. 462 的例子更加明顯, “good” 可獨立而成一個述詞。
If anything is good and all good things are safe, then something is safe.
$[(\exists x)Gx\bullet(y)(Gy\supset Sy)]\supset(\exists z)Sz$
但 “good” 真的是 predicative adjective ?如果是,以下這個論證也該是有效的:

丙是好男妓(丙是好的,而且,甲是男妓)
所有男妓都是男人
──────────────────────
因此,甲是好男人(甲是好的,而且,甲是男人)

可是這論證顯然有可能前提真而結論假(自己想像),是無效論證。假如 “good” 是 predicative adjective ,以下幾個拆法都該成立。

x is a good Nx is good&x is an N
x is a good carx is good&x is car
x is a good violinx is good&x is a violin
x is a good drinkx is good&x is a drink

第一排形式上是 “x is a good N” ,第二排是 “x is good” 。在第一排的用法底下, “good” 是修飾詞 (modifier) ,背後假定一個類別 N ,例如 car, violin, drink 。在第二排的用法底下, “good” 用作 good simpliciter ,背後沒有假定任何類別。對我來說, good simpliciter 是難以理解的用法;如果脈絡沒有預設某個類別 N ,有人忽然指某個東西說 “this is good” ,我根本不明白他在講甚麼。然而,即使同意有 good simpliciter , Hurley 的翻譯依然有問題,因為他從 good modifier 拆出一個 good simpliciter 之後,原本的詞意思便不再一樣。 “x is a good violin” 和 “x is good and x is a violin” 的意思明顯不一樣。同理, “x is a good drink” 和 “x is good and x is a drink” 的意思也有差異。因此,那兩個習題提供的述詞符號應該是

Exercise 8.1, Q28*.
A good violin is rare and expensive. (Gx: x is a good violin; Rx: x is rare; Ex: x is expensive)

Exercise 8.6, Q11*.
The Royal Hotel serves only good drinks. (Sxy: x serves y; Gx: x is a good drink)

假如沒有所謂的 good simpliciter ,連 p. 462 的例子也要修正。

關於 predicative adjective 和 attributive adjective 的區別,我最早是從 Judith Thomson 的 Normativity 看到,後來分別在魚之樂的〈不強難立〉和 Scott Soames 的 Philosophical Analysis (Vol. 2, ch. 6) 再遇見,這三處都有相當好的說明。這個區分最早由 Peter Geach 在 “Good and Evil” (Analysis, 1956) 提出,本文的例子大多取自該篇文章。

4 則留言:

  1. //Hurley 那兩個翻譯都把 “good” 看成 attributive adjective ,因此他才會將 “x is a good violin” 分拆成 “x is good” (Gx) 和 “x is a violin” (Vx) ,將 “x is a good drink” 分拆成 “x is good” (Gx) 和 “x is a drink” (Dx) 。//

    上述那個"attributive adjective"是否應該是"predicative adjective"?

    回覆刪除
  2. //Exercise 8.1, Q28*.
    A good violin is rare and expensive. (Gx: x is a good violin; Rx: x is rare; Ex: x is expensive)

    Exercise 8.6, Q11*.
    The Royal Hotel serves only good drinks. (Sxy: x serves y; Gx: x is a good drink)//

    這裏的處理手法,使得「x is a good violin」跟「x is a violin」這兩個predicate割裂開來,變得沒有關係的兩個predicate了。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處理這個問題,又保補這兩組predicate之間的關係呢?

    我直覺上覺得這裏「good」的用法有點像「very」。其實邏輯可以怎樣翻譯「very」呢? 「x is clever」跟「x is very clever」是不是也只能當作兩個不相關的predicate來處理?

    我能想到的,就只有用二階邏輯,並把「very」當作是second-order的predicate來predicate「clever」。但我聽你說過,Quine反對二階邏輯的一大原因,是所有二階邏輯能做的,一階邏輯也能做。那我們可以怎樣用一階邏輯來處理這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very” 應該算是 intensifying adverb ,應該有這方面的邏輯系統,不過我沒有讀過。

      我不知道怎麼把 “very clever” 寫成二階邏輯同時又能保留 “x is very clever” implies “x is clever” 這個特性,所以對於怎麼找一階邏輯的相應寫法毫無頭緒。

      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