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l Kripke] 描述理論(Description Theory)

你行經東榮國小,看見門口有個女人,長得甚是標緻。你遠遠的看過去,她剛好望過來,四目交投,她咧嘴微笑,你立時劇電貫體,滿臉漲紅,手足無措,匆忙離開,回家後久久不能自己,後悔沒有上前搭訕,腦海還一直浮現她的笑靨。毋庸置疑,這時你當然是打開電腦,抽出衛生紙,擦乾淨螢幕,連上網絡,接著,到 PTT 的表特版神正妹!問題是,你沒有她的名字,你要怎樣談及她?怎樣讓大家知道你在說誰?

方法很簡單:形容她,愈仔細愈好,直至肯定符合描述的人只有一個。你可能會用的描述詞有「女性」、「身高約160」、「面容姣好」、「2014年2月15日下午站在東榮國小門口」等等。符合「女性」這個描述詞的人很多,符合「身高約160」的人很多,符合「面容姣好」的人很好,但是同時符合這些描述的人卻是愈來愈少。假如將這些描述詞「結合」,直至只有單獨一個物件符合,產生的便是確定描述詞 (definite description) ,例如「2014年2月15日下午唯一一個站在東榮國小門口,身高約160,面容姣好的女性」。

確定描述詞在中文沒有明確的文法特徵。英文較易辨認,因為英文的確定描述詞通常會帶有定冠詞 “the” ,並且符合 “the x such that φx” 的形式,例如 “the teacher of Alexander the Great” 和 “the man who corrupted Hadleyburg” 。但不是所有符合 “the x such that φx” 形式的符號都是確定描述詞。 “The Holy Roman Empire” 和 “The United Nations” 都不是確定描述詞,而是專有名詞。

描述理論可以分成兩個種。第一種比較強,主張每個專名的語意都和某個確定描述詞一樣,屬於意義理論,可稱為意義的描述理論。第二種比較弱,主張每個專名的指涉(指到的東西)都是由確定描述詞決定,屬於指涉理論,可稱為指涉的描述理論。如果有人聲稱「亞里斯多德」的語意就是「柏拉圖的學生兼亞歷山大的老師」,這人便可能主張第一種描述理論。如果他聲稱「亞里斯多德」所指的物件就是符合「柏拉圖的學生兼亞歷山大的老師」的東西,他主張的便可能是第二種描述理論。描述理論有別於素樸理論,它的意義理論有相應的指涉理論。確定描述詞若果是專名的語意,便自然會是決定專名指涉的標準;若果專名的語意是確定描述詞,自然而然,專名的指涉就是符合確定描述詞的東西,因此意義的描述理論蘊涵指涉的描述理論。

描述理論和描述詞理論 (Theory of Descriptions) 是兩回事。「描述詞理論」一般是指羅素對確定描述詞的分析。 “The author of Waverley is a man” 包含了確定描述詞 “the author of Waverley” ,根據描述詞理論,這句的意思等於 “there is a unique author of Waverley and he is a man” 。描述詞理論是分析確定描述詞意義的理論,與專名無關。

不過,羅素確實也提倡描述理論。 Saul Kripke 在 N&N 便以弗列格 (Gottlob Frege) 和羅素 (Bertrand Russell) 作為描述理論的代表人物。他們不僅提倡描述理論,而且他們提倡的相當可能是第一種描述理論:專名的語意等於某個確定描述詞。事實上,弗列格和羅素的理論並不一樣,有些細節值得再加釐清。

Fig. 1
弗列格認為專名都有 sense ,而且 sense 足以決定專名指到甚麼東西。他說的 “sense” 是術語,不可以直接當成 “meaning” 。弗列格的 sense 既非物質,也非心靈,存在於第三領域 (the third realm) 。換成今日的講法,其實就是抽象物件 (abstract entity) 。同一個事物可以有幾個不同的呈現方式 (mode of presentation) ,比如 Fig. 1 三條顏色線在同一點相交,那一點就至少有「 a 線與 b 線的交點」和「 b 線與 c 線的交點」兩個呈現方式。由於弗列格不時用呈現方式來解釋專名的 sense ,而這些呈現方式往往都可以用確定描述詞表達,所以才說弗列格主張描述理論。

嚴格來說,羅素區分兩類專名。真正的專名 (genuine name) 或邏輯上的專名 (logically proper name) 不是確定描述詞的縮寫,而是如素樸理論所說,語意僅是其所指。不過,日常的專名 (ordinary proper name) 不是真正的專名,日常專名是確定描述詞偽裝的,所以,「亞里斯多德」、「亞歷山大」、「希臘」等日常專名的語意都與某個確定描述詞一樣,因為日常專名就是確定描述詞。說羅素提倡描述理論,指的便是他主張日常專名都是確定描述詞。

描述理論可以輕易解決 Kripke 在 N&N 提到的三個困難。第一,正如先前所說,假如專名的語意等於某個確定描述詞,專名所指的物件自然便是符合描述的物件,因此,描述理論可透過確定描述詞來解釋專名指到甚麼東西、怎樣指到那個東西。第二,等同語句的意思有差異,乃是由於專名對應到不同的確定描述詞。比如,與「長庚星」相應的確定描述詞是「黃昏時在西方地平線上空最明亮的星星」,而相應於「啟明星」的卻是「日出時東方最明亮的星星」,因此「長庚星是長庚星」與「長庚星是啟明星」的語意才有差異。第三,根據描述理論,當我們問某個專名有沒有指到東西,我們問的是有沒有東西符合相應的確定描述詞。假設與「亞里斯多德」相應的描述詞是「柏拉圖的學生兼亞歷山大的老師」,問「亞里斯多德存不存在」,便等於在問「有沒有東西是柏拉圖的學生兼亞歷山大的老師」。這樣解釋似乎比素樸理論更加直觀。

描述理論要解決弗列格的困惑,原理上和解決第二個困難一樣。要解決空名難題,還需要引入 scope 的區分,才可以避免違反排中律



參考文獻
Frege, Gottlob (1948). Sense and reference. Philosophical Review, 57(3): 209-230.
Kripke, Saul (1980). Naming and Necessit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Russell, Bertrand (1919). Descriptions. In Introduction to Mathematical Philosophy. Dover Publications.
Russell, Bertrand (2005). On Denoting. Mind, 114(456): 873-887.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