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wis反對兩個對確定描述詞的分析

David Lewis 在 1979 年的 “Scorekeeping in a Language Game” 其中一節談確定描述詞,順便反對兩個對確定描述詞的分析。第一個分析是 Bertrand Russell 的描述詞理論(theory of descriptions):

“the F” 指涉 x ,若且唯若,存在着一個且只有一個 x 是 F 有些哲學家會區分 “denote” 與 “refer” ,但兩者並無公認的相應中譯,故中文的「指涉」、「指謂」、「指稱」有時盡是前者的翻譯,有時是後者的翻譯,得視脈絡而定。此處暫將 “denote” 當作 「指涉」。原文: “the F” denotes x if and only if x is the one and only F in existence 。

另一個是 Russell 描述詞理論的改版:

“the F” 指涉 x ,若且唯若,在對話的論域裡,存在着一個且只有一個 x 是 F 原文: “the F” denotes x if and only if x is the one and only F in some contextually determined domain of discourse 。

Lewis 的反對相當簡潔,他只舉了兩個反例,前一個是他本人的例子,後一個來自 McCawley:

(1). The pig is grunting, but the pig with floppy ears is not grunting.
(2). The dog got in a fight with another dog.

這兩個例子分別涉及確定描述詞 “The pig” (第一句前兩個字) 和 “The dog” ,而且看起來都是合理的句子,至少都沒有矛盾。可是,兩個確定描述詞的論域(即「討論範圍」)都包含了兩個 F (pig 或 dog):第一句的 “The pig” 在談論兩隻豬當中的其中一隻(論域包含兩隻豬),而第二個句的 “The dog” 則在談兩者狗裡的其中一隻(論域包含兩隻狗)。但無論是 Russell 的分析還是 Russell 分析的改版,都會蘊涵,第一句的描述詞的論域中只有一隻豬,而第二句的描述詞的論域只有一隻狗。因此 ── Lewis 認為 ── 它們都是錯誤的分析。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