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詞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續集《鏡中奇綠》有段這樣的故事。白皇后請愛麗絲幫她做事,她開的條件是美味的果醬,不過,拿到果醬的規矩是:
The rule is, jam tomorrow and jam yesterday – but never jam today.
(明天有果醬,昨天有果醬,但今天沒有果醬)
白皇后的意思是,愛麗絲只會在「明天」和「昨天」才有果醬,「今天」絕對不會有果醬。由於每過一天,「明天」都會變成「今天」,所以愛麗絲其實永遠都拿不到果醬。這段故事因而衍生出諺語 “Jam tomorrow” ,表示永不可能兌現的承諾。

日常生活大概沒有人像白皇后般使用「明天」、「昨天」、「今天」。究其因由,可能是由於我們曉得語言當中有部份是索引詞 (indexical terms) ,索引詞的所指 (referent) 可能會隨著情況不同而改變。

「我」是一個索引詞,指稱說話者本身。因此,甲人說「我喜歡蒼井空」即是指甲喜歡蒼井空,乙說「我喜歡蒼井空」即是指乙喜歡蒼井空。兩個人雖然同樣使用「我喜歡蒼井空」這個陳述句,但卻指到不同的事實。同樣地,「你」也是索引詞,指的是說話者談話的對象。當甲和乙在交談,甲說「你看起來像是病了」,即是指乙看起來像是病了,相反,乙說「你看起來像禽獸」即是指甲看起來像禽獸。同樣的詞還有「我們」、「他們」、「這些」、「那些」、「現在」、「今日」、「昨天」、「明天」等等。索引詞在英文裡有 “I” 、 “he” 、 “she” 、 “this” 、 “that” 、 “here” 、 “now” 、 “actually” 、 “presently” 、 “today” 、 “yesterday” 、 “tomorrow” 、 “my” 、  “his” 、 “her” 、 “ours” 等等。

因此,當白皇后說「明天有果醬,昨天有果醬,但今天沒有果醬」,她的「明天」應該要指她說那句話當天的後一天,「昨天」是指說話前一天,而「今天」則是指她講話那天。白皇后故意扭曲索引詞的用法,將意思變成「每一天的後一天都有果醬,每一天的前一天都有果醬,但每一天(的當天)都沒有果醬」。

索引詞可以再進一步分成兩類。一類是 pure indexicals ,另一類是 true demonstratives 。第一類 pure indexicals 的所指不會受說話者的意圖和行為影響,但 true demonstratives 則會。例如,「我」在何時何地都指說話者自己,屬於 pure indexicals ;「今天」在甚麼情況下都指說話者所處的日子,屬於 pure indexicals 。相反,「他」指的對象要視乎說話者想和誰談話(或者說話者手指著誰),是 true demonstratives ;「我們」指到哪一群人要取決於說話者心想的群體包含了誰,也是 true demonstratives 。

Pure indexicals 和 true demonstratives 的區分當初由卡普蘭 (David Kaplan) 提出,不過,卡普蘭將 “here” 和 “now” 列為 pure indexicals 卻受到後來的語言哲學家質疑。原因是,縱然說話者每次說 “here” (這裡) 都是指他們所處的位置,但這個位置有多大仍會受說話者的意圖影響。比方說,當你問一位從香港旅居台灣中正大學的僑生「這裡的食物好吃嗎」,你可以是問台灣的食物好不好吃,也可能是在問中正大學的食物好不好吃。 “here” 指的對象(台灣或中正大學)要視乎你講那句話的意圖。同樣地, “now” 可以指一秒鐘,可以指一分鐘,可以指一個世代,時間範圍得要由說話者決定── “now” 的所指一樣會受到說話者的意圖左右。因此, “here” 和 “now” 應當都屬 true demonstratives ,而不是 pure indexicals 。



參考文獻
Braun, David (2007). Indexicals. SEP.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