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4日

有不少人相信概念分析(conceptual analysis)是分析哲學最重要的工作。要進行概念分析,其中一個做法是藉由「若且唯若」的句式,指出想分析的概念與哪些更熟悉的概念等值。不過,正如Kirkham指出,「若且唯若」其實至少有四種意思,只是分析哲學家甚少指明自已正在使用哪一種。事實上,「若且唯若」這個連詞在分析哲學十分普遍,也十分重要。

很多人都聽過道德哲學的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效益主義的宣稱道德上正確的行為(morally right action)能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效益主義有很多種,這裡只是其中一種,沒有窮盡所有效益主義立場。,這個宣稱其實是一個「若且唯若」的句子:

行為A是道德上正確的,若且唯若,A能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

但這宣稱究竟是甚麼意思?套用Kirkham的分析,它至少有四個詮釋:

(1). 行為A是道德上正確的 $=_{\mathrm{syn}}$ A能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
(2). 行為A是道德上正確的 $⇔$ A能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
(3). 行為A是道德上正確的 $↔$ A能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
(4). 行為A是道德上正確的 $≡$ A能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

第一個詮釋指,「道德上正確的行為」和「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的行為」是同義詞,就像「單身漢」和「成年未婚男性」一樣。根據第二個詮釋,「若且唯若」兩側的句子在所有可能世界都會有一樣真假值。第三個詮釋說,兩側的句子在物理定律一樣的世界會有一樣真假值。最後一個詮釋最弱,只要兩者剛好在現實世界同真共假便足夠。四種詮釋由下至上,一個比一個強

反對效益主義的例子有不少,其中一種是這樣的:我們可以想像某個情況,必須犠牲無辜的人才可以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但縱使如此,犠牲這些無辜的人依然不會是道德上正確的。假設這種情況真的有可能出現,它反駁的其實不是第四種詮釋,而是第二種詮釋底下的效益主義。因為,這類反例證明的是,至少有個可能世界「使用代罪羔羊」能促進最多人的最大快樂,但卻不是道德上正確的。然而,由於它否證(2),而(1)比(2)強,它會連帶否證(1)。於是,同一個反例會一併證明「道德上正確的行為」和「促進最多人最大快樂的行為」不是同義詞。

除了效益主義,康德式義務論(Kantian deontology)同樣是涉及「若且唯若」的宣稱。

行為A是道德上正確的,若且唯若,A是能通過可普遍化檢驗的行為

換言之,康德式義務論和效益主義一樣,可以分成四種不同強弱的立場。

第四種是最弱的立場,因此也是最難駁倒的。譬如,要反對第二種(本質等值),只要指出「若且唯若」兩側有可能一真一假,但要反對第四種(外延等值),則要指出兩側事實上一真一假。後一種反駁明顯比前一種反駁更難找。

既然第四種詮釋是最弱的立場,也是最難駁倒的立場,為甚麼我們還要使用前三種意思?主因有兩個。一則是因為第一、二、三種除了比第四種強,同樣也比第四種帶有更多訊息內容,而我們都希望能知道「更多」,所以有時會對較弱的宣稱不滿足。二則是,在某些脈絡,第四種等值對許多人來說都不足夠。道德哲學的討論往往如此。有不少人相信道德有某種「必然性」,如同我們認為某個行為正確的時候,總覺得會有種「力道」(force)推使自己去做正確的事,這種「必然性」不能夠只是恰好在現實世界放之四海皆準,而第四種等值只關涉現實世界,所以只用第四種「若且唯若」仍不足夠。

4 comments:

  1. 這篇文章……,除了用道德哲學「舉例」以外,你根本就只是在討論邏輯符號的語意而已吧?我認為這篇文章是掛羊頭賣狗肉。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